170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笔趣阁 www.xinqu.la,最快更新出轨的婚姻最新章节!

    这根本就是找死。

    谁心里都知道,谁也不打算停住。

    冯山回程的路上,苦口婆心的劝少爷:“咱们真的不能那么做,您想想,只要您不动,庄总陆队动了,您就是苏小姐最后一片净土。就算苏小姐不喜欢你,为了心底的一口气,说不定就选择少爷了,少爷,您可不能真动那位鲁先生的父母啊。”

    孟子曰逗着女儿不说话。

    冯山心里着急,其实他觉得:“庄总不见得没有最后的底牌,尤其他深知苏女士的性格,在你们都犯错的情况下,处于同一个面上,他肯定是最大的赢家。”

    孟子曰顿时冷着脸看过去,眼睛里闪耀着不可一世的冷冽:“他可以试试!”

    陆镇海心里烦乱,他非常不耻现在的行为,这完全感情面上赢不了对方在用优势去威胁,先不说这种行为背后就说明他们输的很难看的事实,安宁事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可如果不做,看着他们结婚吗!

    陆镇海买了一包烟,走了两步又扔进垃圾桶?心情更加烦躁。

    ……

    苏安宁觉得最近包汤怪怪的,放学回来后过分的听话、沉默。

    苏安宁听到门响,拿下脸上的面膜:“包汤。”

    庄逸阳兴趣不高,精神怏怏的:“妈……”

    “过来。”

    庄逸阳不动:“我还要写作业。”说完垂下头,妈妈如果知道他也参与了,一定会讨厌他对他非常失望。

    “过来。”

    庄逸阳不想动,天真以为如果距离远一些或许妈妈就不会知道:“不要!”

    “让你过来听到没有!”

    庄逸阳不情不愿的过去,沉默的坐在妈妈身边。

    安宁的声音柔和下来,摸着他垂下的头:“怎么了?学习退步了?跟同学有矛盾还有什么想不明白?”

    庄逸阳闻言,看眼妈妈,又垂下:“没事,刚开学适应不了。”

    这答案稀罕?你都开过多少次学了还适应不了:“因为爸爸妈妈离婚?”安宁问的很小心。

    庄逸阳很洒脱:“你们那都不是事,我们班又不是只有你们。”

    “那你给我摆什么脸色。”

    “我敢吗!我爸还不抽我!”说完发现是以往的语气,现在他惹了妈妈生气,只要不说,他爸也不知道。

    安宁闻言揉揉他头,神色柔和:“去写作业吧。”

    庄逸阳想说他不是故意让妈妈想起爸爸的,他就是习惯了一时改不了这个习惯。

    仿佛看出儿子的不适,安宁笑笑,面膜一点点的贴回脸上:“想什么呢,走你的。”

    庄逸阳离开后,苏安宁小小的缅怀了一下曾经的过往。

    他的温柔体贴、他的善解人意、他的宠溺热爱、还有他的阴奉阳为,总的来说庄逸阳还真不能惹她。

    苏安宁叹口气摒除脑海里的杂念,千般好万般好,最该好的地方没有好,她已经好久没有想过他了,估计再过一阵子,都要忘了曾经一起生活过了。

    苏安宁懒散的颓废的躺在沙发上,用如今刚刚好的生活态度,享受着新生般的情感和生活。

    一切都刚刚好。

    鲁智不是丝毫不介意,他曾经半开玩笑的说过,恐怕以后不能供应你像以前生活。

    安宁笑着说:那你惨了,吃不饱穿不暖我会心情不好的。

    然后这根话题便结束了,就这么一点涟漪,一点话题,一点无伤大雅的沟通,在那个她过去可能像城堡一样的生活中,他不想去质问为什么两个孩子两个爸,因为有时候他也能理解,到了一定程度的阶级是有些变态的。

    苏安宁以为是他从庄逸阳那里知道了什么,轻描淡写的把曾经过了一下,顺便给他普及了一下,几个局的酒量,听的鲁智频频点头,直夸她记性好。

    冯山除了佩服人家大海般粗壮的神经和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高尚情操’还能怎么样!

    只能说不懂知难而退、想问题过于简单到贪恋爱情的人就是该倒霉。

    活该!

    冯山觉的他活该,因为他高估了小人物生存法则。

    鲁爸已经是半退休状态,早在两年前就卸了职称只等年龄够了便回家照顾孙子。

    本该是顺风顺水的完美答卷,突然被告知十年前的一件由他参与的小案子出了问题,让他协助调查。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谁在任的时候没有点小猫腻,何况十万的工程他就拿了五千,这都不能算什么吧,潜规则不怎么了,他也要生活的,二十万分之一的获取。

    何况他还斟酌了很多家有资质的公司,验收工程的时候丝毫没有马虎。

    这是谁也说不出错甚至要嘉奖的作风,他当年也的确因为被上级赏识又升了一级,怎么十几年后的今天那个绝对不算豆腐渣工程的学校食堂就塌了!

    只能说该你倒霉的时候,躲都躲不过!

    鲁家上下因此一片惨淡,这件可大可小,结果要全屏上面什么说的案子让他十分头疼,说他没有拿好处费吧,他的确拿了;可说他没有尽心吧,那绝对不可能!

    重要的事,临退休出个这种事,总让人觉得颜面无存丢脸丢尽。

    这件事鲁智并没有多想,这条路上谁也知道什么时候出些匪夷所思的事,自家摊上了自认倒霉就是。

    但当他去找叔叔说情时,叔叔被停职就有点不可思议了,理由竟然是执法过度?

    什么是执法过度?就是当事人往地上扔了烟头,交警过来让你捡起来都属于执法过度,因为当事人说他仍在花池里了这是人家环保局的事。

    鲁叔就是被这种诡异的问题停职的,他老人家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自己顺风顺水的职业生涯怎么就这么诡异了。

    鲁智感觉出点事情不寻常,当知道父亲所监督城建出的食堂如今是孔氏集团的产业;那天他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就连叔叔都要礼遇时,还有什么是不明白的。

    如果这些还让他想反抗,觉得己方不是没有机会通过正当途径讨回公道的话,那么母亲两次去学校接孩子,校方都说孩子已经被接走,成了压垮他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尤其第二次被接走后没有被送回来,让他什么都不想想了。

    鲁妈妈哭的十分伤心:“都怨我,我以为是她妈妈接走了就没有问……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鲁智安慰着妈妈,让她不要着急,小文不会出事:“必要胡思乱想。”

    手机响起。

    鲁智急忙接起来。

    庄严的声音平静沉稳:“鲁先生。”

    鲁智瞬间没了刚才的淡然,怒道:“你不怕我报警!你这是绑架是犯罪!”

    庄严笑了,笑声低沉优雅,带着高高在上的不以为然,他从二楼的窗户向外看去,庄逸阳正带着那个孩子在野战区体会摔、打、冲、跳的乐趣。

    如果忽略那孩子从一米五的挡板上摔上下,在泥浆里跌个跟头,从悬桥上滚落,这的确是很好的游戏,至少包汤从小就喜欢。

    “谢谢你的提醒,报警电话知道是多少吗?不要浪费时间,赶紧打,我也想问问郑局,孩子未来的哥哥跟孩子父亲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会不会犯罪。”伴随着鲁文的有一次惨叫,庄严挂了电话。

    “他还是个孩子!是个孩子!你这个混蛋——”鲁智摔了手里的电话!满脸的疲惫,这些天的焦头烂额、不眠不休让他近乎奔溃。

    鲁妈听到孙子的惨叫,直接昏了过去。

    鲁智慌忙带着老人去医院。

    苏安宁只知道鲁爸工作上出了些问题,鲁智有些着急忙碌,没想到他妈着急到昏了过去。

    安宁觉得她该去看看,身为对方的女朋友,虽然还没有正式见家长,但一切都已经提上议程。

    而且他家出了这样的事,鲁智又要安慰两位老人,可能回忙不过来,觉得她应该去看看。

    跟母亲商议过后,晚上七点,苏安宁换了衣服,决定去医院看看。

    苏安宁提前打了电话。

    鲁智一时间除了苦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告诉她,她前夫和她女儿的爸爸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都做了什么?

    说了能解决什么问题,还是承认自己势不如人,想没有开始的争夺中就已经失败,曾经许诺过的不在意,现在不得不像现实低头。

    他也是男人,有男人的尊严!

    但他同样是别人的儿子,孩子的父亲,就算再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他在刚刚开始的爱情里,不是因为爱情本身的理由,没有了竞争的勇气。

    鲁妈已经醒了,握住儿子的手,混浊的双眼看着儿子憔悴的神态自责不已:“都怪我……都怪我……”

    “妈,不怪你,小文没事,小文没事的……您别担心……”

    安宁买了果篮,穿了件浅灰色的大衣,头发散散的束着,散发着疏于她这个年龄的知性和温和:“伯母。”

    鲁妈已经被儿子交代过,什么都别说,明天一早她就能看到孙子喊她奶奶了。

    鲁妈第一次见儿子的女朋友,知道儿子喜欢她,也想好好表现自己的诚意,但想到孙子她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中途哭了好多了,心想,恐怕没给女方留下好印象。

    苏安宁没办法,只能退出来,看着送她到门口的鲁智,安宁心里很不适滋味:“好好照顾阿姨,我回去看看我爸爸有没有什么办法,他有一个学生是教育系统的,你让阿姨别着急,叔叔不会有事的。”

    鲁智看着她,突然笑了,安慰的握住她的手,几乎想的到如果她爸爸的关系不行,她大概会给那些人打电话。

    真是讽刺,他们动手,还要装出施恩的姿态让人感激,当真无耻。

    鲁智摩擦着手里柔软的柔荑,垂下头,月光下,手里的柔软仿佛真的散发这光泽如月光相应熠熠生辉。

    以前只觉得她保养的好,现在恐怕不止保养的好,她的过去足以让她保养出自己永不掉色的风采。

    他何曾有幸握过出身高贵,本身简单的手掌,但他们的缘分也只能止步于此,因为缔造出她后半生的人,显然没有良好的修养,更不准备让与他人。

    “怎么了?又不是没看过,看傻了。”苏安宁踮起脚尖安抚的亲了亲他憔悴的脸颊,声音柔和的开口:“别担心,会没事的,进去吧,我看阿姨情绪不好,你多安慰安慰她。”

    苏安宁刚要抽身离开。

    鲁智突然握紧,抬起头,反而笑了:“你别担心,我爸已经没事了,我妈是因为别的事,过两天就好了,反而是你,晚上一个人回家,让我很不放心。”

    “叔叔真的没事了?”

    “恩。”

    安宁深吸一口气,拍拍胸口:“那就好,那就好,那阿姨——”

    “还不是我前妻,把孩子带走了,我妈受不了。”

    安宁理解的点点头:“那怎么办?”

    鲁智叹口气:“能怎么办,前妻说后悔了想要复婚,小文又喜欢她……”剩下的鲁智没有说,但放开了一直握着安宁的手。

    苏安宁开始没有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他。

本站推荐:神级龙卫都市奇门医圣西出玉门地府朋友圈余生一个程延之官榜天价宝贝:101次枕边书妙医圣手叶皓轩全球高武我和傲娇空姐的荒岛生活

出轨的婚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出轨的婚姻最新章节